2024 年,新春

难得有闲心停下来乱写。其实我时间不少,但心静不下来。而且觉得自己越来越不善言辞,想说的事情很多,但落笔又不知道怎么写才妥当。

2023 年我发现自己最大的问题不是社恐,而是执着、攀缘。

我终于学会认识到自己社恐的根源,是害怕伤害别人,害怕给别人带来不便,害怕让他人好意落空,害怕让人心里不舒服。但本质上不是什么缺点,而是我太“善良”。我的确也害怕别人不喜欢我,但这只是和正常人差不多的强度,或者略低,并不足以让我变得怯懦。自我约束的过分的“道德”才是让我小心翼翼的东西,即使是对意料之外的事情和发展,我也总会预期自己负有责任。还好,我在告诉自己,我尽力了,我也是诚恳待人的,这并没有错误,也不需要负有压力。不论他人怎么想、作何反应,我都祝福他们。

再说说最大的问题,是执着和攀缘。把生命中可能本不重要的事情看得太重。这点在我等待 TRP 的时候特别明显,也引起了我的警觉。我常有一个毛病,等待一件事情的时候,煎熬焦虑,什么事情都做不下去。我会认为我的幸福和安乐是建立在某件事情的成就上的,无论是对待亲密关系、学业事业、生活起居,都有类似的执念。一旦结果不会那么迅速地显现,我就会陷入等待的痛苦。但实际上,这些事情看似重要,也不一定到了有它不可的程度,有了它也不一定带来所谓的幸福,没了它也不一定会带来什么灾难。只是我把它看得太重,才会遭受「求不得、怨憎会、爱别离」的苦。

再有就是贪欲和我慢。人皆有贪欲,我的贪欲在于已经算是相对赚了不少钱,还想赚更多钱,已经维持的收入水平,又不想让其衰退,由此心念引发的种种行为也带来了一些细微的痛苦和焦虑。对于「我慢」的心,虽然我为人淡泊,但我也能察觉到我慢之心偶有作祟,虽然往往引起不了什么行为,但调伏这些心念实在称不上是什么愉快的体验。他人表露偏见与傲慢的时候,我也会感受到这种负面情绪,偶尔还会有细微嗔念。这是让我经常感叹的一点,因为人常以貌取人,以表象判断,他们内心的偏见会让我遇到不合适的对待、或是凭添不便,所以我也明白一点,在人世间行走,还是要有所方便善巧,不显山不露水反而可能让本应该好办的事情不好办,露一点山显一点水,才能让我慢之人把你当回事,这点很讽刺又很无奈。

我想如果有人看到,可能会觉得这样观察自心是没有意义的,是想把自己变成圣人吗?追求心念的干净有何意义?其实我自己也逐渐发现一点,我观察自己心念的这种行为,是因为我感受到种种痛苦而自然驱动的,我试图找到引发痛苦的源头所以才观察。最具现实意义的便是解决自己的痛苦,活得更舒服,不是为了干净而干净。

关于淫欲。我想大家都可以承认,自己很多造作的行为,不实的念头,都是因为淫欲而扭曲的,我也是这样。观察自己的念头,我发现我所谓的淫欲有三:一是被人所爱的心,希望自己受人欢迎;二是害怕寂寞的心,希望陪伴与认同;三是性欲的心,生理身体的欲望;这三者交替引发,密不可分,希望被人所爱的心还会引发我慢。纵观网络上的种种发言、自拍、照片,就算看上去正常的文字图片,也能看到淫欲心的影子。这个影子指的什么?比如怕孤独寂寞、怕无人爱你,或说希望自己受人欢迎,希望被人喜欢,或者想要展现性吸引力。一张简单的图片也许就是希望其他人的赞赏和喜爱而发出的。坦言之,写这些文字,也有这样的影子。淫欲之心很难舍,就算观察得到,我也深陷其中,虽不以为耻,但深知(受)其害。造作的心自然引发痛苦,希望受欢迎就意味着害怕不受欢迎,渴求的心一旦生起,念头的灼烧也是痛苦。

关于嫉妒。目前生活中最能让我感觉到嫉妒的,大概就是商业上的竞争对手给我带来的心念。嫉妒不代表对方一定比你好,而是竞争之中,这样的心就是炽盛的。正因为有所贪,才会有竞争,才会有嫉妒。

有幸能觉知一些痛苦,又遗憾无法解决。2024 年最大的心愿是能得到一点内心的安乐,也能再有机会出去环游,亲近一下自然,接触别样的环境。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