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回顾

Contents
  1. 1. 学业
    1. 1.1. 小组作业
    2. 1.2. 执念
    3. 1.3. 论文
  2. 2. 职业
    1. 2.1. 实习
    2. 2.2. 创业
  3. 3. 旅行
    1. 3.1. 社恐的冒险
    2. 3.2. 享受还是任务
  4. 4. 健康
  5. 5. 感情
    1. 5.1. 期待?PUA?
    2. 5.2. 初心
    3. 5.3. 失望与希望
  6. 6. 未来
  7. 7. 杂感
    1. 7.1. 关于贡高我慢
    2. 7.2. 关于娱乐
  8. 8.

自从 2023 年 1 月 6 日实习结束,说好听点我休息了 9 天,说难听点是着实颓废了 9 天。我现在有个毛病,就是在终于完成一个阶段后,就好像用掉了自己所有的力气和精神,很难支棱起来。不过也凑巧的是,最近这两次颓废都是在新冠康复后,也不知是后遗症还是真有了这脆弱的习惯。

所以在这 1 月中旬,才想要写下 2022 年的种种琐事——本来没这习惯,颓着也是颓着,写点东西也算回忆和沉淀吧。

学业

学习上很平淡,按部就班,由 deadline、抵触情绪、焦虑驱使着我前进。极限预估时间的能力每每让我堪堪完成任务,惊险,刺激,平淡中的不平淡。

小组作业

天下苦小组作业久矣!2022 年的上半年适逢我的第二学期,第一学期已经领教到学校内所谓的团队作业有多可笑。像我这样性格的人,自然成为队伍里默默出力的老黄牛。第二学期发生了更加戏剧化的事情,以及又见识到了两面三刀的小人,虽然不惊讶,但也是动了气。

空虚的小组作业和评分机制只锻炼了我 bragging 和甩锅的能力,按学校的意愿,大概也算是“为在行业内工作做好准备”了吧。

执念

本科的时候情情爱爱,做了许多幼稚的事情,学业难免荒废。毕业三年后,如今又重拾起上学这行当,倒有种弥补曾经遗憾的念头。这倒是其次,主要第一学期第一门课评了 A 后,强迫症的心蠢蠢欲动,生起了要全 A 的执念。

前三个学期这目标实现得还顺利,不知道第四个学期的毕业论文会如何呢?

假如实习答辩或者论文没达成 A,我心里会是什么感觉呢?那份自卑又自负的心向何处安放?全 A 固然可以称得上完美实现目标,但这样我反而担心起自己日后如果还有类似的执念却最终落空时,会不会没有快速恢复、自我激励的免疫力呢?

论文

说到论文,对这段求学最后一个需要通的关,我总是提不起太大兴趣。每两周要汇报进度,反而让我有了压力和抵触。我还在劝说自己尽量做得好一点。

理智告诉我,完成论文的同时,我也能顺便学习我早已想掌握的技能。但我总感觉自己没有准备好,一知半解的状态下就去创造,心里不得劲。

职业

普通人的生活就是忙忙碌碌,工作是绕不开的话题,是驴就得拉磨,习以为常。

实习

拖来拖去,还是要面对不得不做的事情,也是学校要求的事情。于是在 9 月份投了两家公司的实习。在社恐人士万分煎熬的面试过后,侥幸都收到了 offer,最终去了第二家。三个月全勤实习下来后,还是学到了一些东西的,主要不是关于编程的技能,而是公司的工作流程、组织分配,以及同事之间合作的沟通。当然众生百态,也见到了形形色色的人,还感受到了作为一个外国人在这里工作的微妙感觉。

创业

这是我下一步的计划。论文导师以及实习公司的工作 offer 促成了这个想法。在我犹豫是否要接受导师的雇佣,以及是否要在公司转正的时候,机缘巧合,或者说是必然发展,我萌生了创立公司这个充满风险的想法。现在说什么都太早,希望顺利吧。

旅行

6 月底是假期,我开启了一段以感染新冠为结束的旅行。

社恐的冒险

自从看过白日梦想家的电影介绍(是的,电影介绍,我甚至没有完整看过它),内心里就埋下了去“探险”的种子。社恐,成为了我出行的阻力,也成为了我出行的理由。我想,总要试上那么一试,不要让社恐成为我的阻碍,所以这旅是非游不可了。

当下,就开始了说走就走的旅行,最大的感受就是费钱。由于各种票、 酒店都是临时订的,价格高了不只一点半点。感谢互联网(小红书),得以解决很多关于路线,公共交通,避坑的问题。

从第一站德国,就开始了莫名尴尬和频频出错的独身出行之旅。约接机车却晚点、酒店吃错学生餐、餐厅就餐不懂吃法。可喜可贺的是,谷歌地图没有领错路,我也没有迷路过,再次感谢现代科技。

依次往下走,去了布拉格、维也纳、威尼斯、布鲁塞尔、阿姆斯特丹。本来订好了去往丹麦和瑞典的票和酒店,但在荷兰新冠病发,匆匆回了养病。

印象深刻的有几件事:

  1. 在柏林骑踏板车,背着和身子不协调的大包,穿越了大半城。
  2. 刚到布拉格的第一晚,从大巴车下来,天空蓝得像清澈的宝石。
  3. 在维也纳住的酒店阳台的躺椅上吹风,看蚂蚁吃我刚点的外卖零食,听的竟是相声。
  4. 威尼斯的小巷里,路过一家古朴的面具店,只是一瞥,看到狭窄的店铺仿佛另一个窄巷,两面的墙壁挂满各色面具,深处是昏黄的灯光,店主老爷在手制面具。第二天想再找拍个照,怎么也没有找到。
  5. 在布鲁塞尔的某个办公楼下,躲了半个小时的雨,呆呆地。
  6. 阿姆斯特丹市中心附近地下一层的药店里,活泼风趣的阿姨给我找我看了半天也没有找到的体温计。

唯二的自拍照是由路上的好心人主动给我拍的,在德国的几个姑娘,在捷克的一对老夫妇。我自己自然是不会问人给我拍照的,也不会有路上攀谈的朋友。

享受还是任务

小时候会做一种梦,乘坐宇宙飞船去往未知的太空。梦里的兴奋和莫可名状的希望让我难以忘记。远方,对我来说有种神秘的浪漫。快要出发时的感觉真的很独特,很少有对于未知不是恐惧而是期待的情景,旅游就是其中一种。

6 月份的旅游大概走了两周,感觉时间还是很紧张,还没来得及多感受感受就走了。但有时也觉得没什么可感受的,不同的城市,同样的人性,换着表面的花样,底子好像没变。

所以大概唯一的区别就是路上的心态。究竟是散心,还是为了完成一个个计划。

8 月份也走了走,去了芬兰和瑞典。更有点乏善可陈的意思,不过这次有人陪,但由于时间限制,又免不了犯了赶路的心。

但愿下次能好好静下心来体验走路上的感觉吧。

健康

除了两次感染新冠,上半年反反复复去看我的眼睛也是件烦心事,和各种各样的眼科医生的见面,组成了我为数不多的社交的一部分,不仅未知多多,还要来回在两个城市之间折腾。往往到此情景,总感叹健康的重要,生老病死,为何这么苦呢?

好在自己生的不是什么大病。这种侥幸心态大概很残忍吧。

感情

不知旁人看上去顺利否,但真是冷暖自知。

期待?PUA?

我不得不承认,在自己认为付出了很多之后,总是有得到一些回报的期待。

但至后来,我的期待变成了对方能处理好自己的事情,能承担一些该承担的责任的基础线。

当对方连最基础的责任都履行得差强人意的时候,我真的很失望:由期待到引导,由引导到代为承担,由代为承担到恼火,由恼火到失望。甚至我会质疑我们在一起,自己到底图什么。

有时我还会考虑自己的行为是否有 PUA 的性质?是不是应降低期待?是不是不该失去耐心?

但需要慢慢等待一个人再成熟一点,这个过程不像是谈恋爱,像是带孩子。

初心

我在心软的时候,总会想起当初对他的爱护的感觉,那似乎应该就是我的初心。我想让他高兴和幸福,他有时像个小孩子一样,又像是一只小鹿。

这种感觉不会是父爱或者母爱吧。

失望与希望

纵然有失望之处,对方的改变之处的确是有的。我可能需要减少自己版本的叙事,从另一个角度看待他的困境。

只要有一点希望,失望就不至于是绝望。

更何况我应该收起自己的脾气,更宽容一点看待,也许希望比我想象得还要大得多。

我并不认为这是我在自欺欺人,我的确认为自己在心态上还有一些可以更包容的改变,但同时这不意味着对他的纵容或弃疗。

未来

不确定性和焦虑如影随形。

我只能按着原计划硬着头皮往前走,即使我很害怕,我社恐,我担忧又脆弱。而且还有人需要我。这样看起来我好像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可现在还不是我能放心懈怠的时候。

能确定掌握的东西太少太少,所以尽人事吧。

杂感

关于贡高我慢

“我慢自矜高,谄曲心不实。”——《法华经》

从实习的经历里,我反思自己和他人的言行,发现 ego 这个问题在编程相关的技术人员群体里还挺普遍。从 code review 的内容和方式上,观察每个人不同的处理方式和评论风格,就可见端倪。

由考察自己的言行,我发现在回复朋友的技术相关问题时,我也有这样的毛病。这种行为仿佛动物的本能,我们通过傲慢地批驳和否定他人,来欺骗性地肯定自己的价值和存在的必要性。

如果能跳出这个火坑,以及放下对别人的类似行为的消极反应,烦恼大概会少很多吧。

关于娱乐

在这颓废的 9 天,我总是想找点什么东西娱乐一下。买了不少游戏,两下就丧失兴趣,觉得心累,浪费了不少钱,这恐怕就是现在说的电子阳痿吧。

Netflix 上翻了又翻,看着五颜六色的封面,觉得每个都是那么无聊、套路、新瓶装旧酒。曾经那些好奇和激动都去哪里了呢?被反复刺激的上限,成了毒瘾,再 high 的药也满足不了对出奇故事的渴望。结果就是双目无光,见多不怪。

最近年轻人都在听什么歌呢?我发现自己都不知道,甚至不知道获取这些东西的可靠途径在哪里。我忽然感觉自己老了,因为那份和年轻人心态和圈子的隔膜轻触即见。我不是觉得他们幼稚,而是觉得自己心累。

于是我在反复思考一个问题,什么是可靠的娱乐呢?

对于现在的我,答案应该是「学习和整理」。前者看起来好假,但我指的不是为了完成自己毫不关心的课程的那种学习,而是对自己好奇的任何类别的知识的学习。学习和实践的过程里,似乎也能找到小时候玩玩具,搭积木的快乐。后者「整理」,包含整理杂物,整理收件箱,整理衣柜,整理密码库,整理收藏夹,整理文件夹,不需要动太多脑筋,节奏得当还可以达到放松满足的效果。这似乎解释了这两天我为什么对红楼梦的写作手法感兴趣,以及为什么想要整理整理自己曾经收集的各种零碎信息。

大概这一人生阶段我的娱乐方式就是去一厢情愿:在无知的世界里假装学习知识,在必然的混乱里妄图创造秩序。

所以你看,人的一年有乐有苦,自以为是,或笑或痴。烦恼是常态,快乐昙花一现。这样的一年可能还有很多,可能某刻就戛然而止。什么能带走,什么又能留下。

劝自己,少计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