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博客的新规划

与其说是对博客的规划,倒不如是说对我最近紊乱生活的梳理。漫无目的会让人疲惫,前一阵子我累得走也不动,站也不直。糟乱之下,自然不会做一些轻松愉快的事情。现在让我最头疼的是注意力涣散,还有拖延的毛病。

话说对个人来说,长效的改变都是一点一滴开始的,晨练从几日前开始了,吃灰的哑铃擦干净放到了门边,清晨喝水尚未落实到位,前几天删了几个博客分类,在 spirit 和 life 之间犹豫许久,最后认为信仰、神话与宗教掺杂的精神世界也是生活的一部分,遂保留了后者。

常常说起时间不够用,其实是把时间花费在了发呆,刷推,喝汤,听歌,看视频上,娱乐在正常生活所占的地位的确重要,但不仅仅是我,更多人用一种只会使自己更加疲惫、而非让精神愈发充沛的方式去娱乐。往往在电脑手机的信息冲刷下精疲力尽,累得发困,还怎么继续充实地生活工作学习呢?

有时候很渴,渴得让我烦躁,却懒得去接一杯水;有时候憋尿,千钧一发,岌岌可危,非要做完手头的事情才去厕所。现在感觉这跟自己过不去的做法是个笑话,但又那么真实、对我来讲理由充分。

类似对博客重新规划、对生活重新梳理一样,我喜欢整理和折腾,把环境、设施布置得可以完美配合高效的工作后,反倒颓废到了沙发和被窝里。

是啊,既然能温暖地躲在小世界里安逸地从屏幕里看看世界,为什么坐到冰冷的椅子上埋头苦干呢?

个人评价,大体上,我脱离了寻找认同感这种执着。我现在做的事,以及做事的动力,是和找认同没有什么关系的,当我明白我不需要向任何人证明我行或者不行的时候,我就放下了,或者说,当我不再定义自己的价值的时候,我不在乎了。当然,我不可能完全脱离,即使我认为自己不再追逐认同了,可是在细微的思想背景里,我或许会不可察觉地、本能地去获取认同感。

我似乎忽视了一个东西,欲望。把它叫做想法也好、追求也罢,是同一驱动力的不同形式,既不高尚,也不低俗。衣食住行是生命的基本需求,酒色财气是欲望的具体表现。说到底认同感也属于欲望的“名气”一类,或者说,人活着除了生物需要,就是额外的欲望了。

然而这两者之间又有联系,每个人有不同程度的欲望表现。生物存活的需求也是由欲望驱使的,让我们满足生命的延续,这种欲望显得十分基础;追名逐利,捻花惹草是人独有的过度表达,要求更好、更多、更爽、更享受。

所以如果不讨论生命的意义这样深刻无解的问题,那一个凡人活着的意义还是很好回答的。凡人应当尽可能地积累资本让自己享受,尽可能地满足自己的欲望(包括让别人享受,让别人认识、仰慕、记住自己),然后通过自我感觉良好(绝非贬义)来升华自己的社会价值、人生意义,这样一个人嗷嗷待哺的需求就得到了一定缓解。

但在漫漫长夜里,一个人的时候总会想起奇怪的事情,总是有个莫名的谜团塞在呼吸里,让我感到压抑。麻雀与狗,觅食睡觉交配玩乐,终其一生,寿命几何?相比之下,人的项目是多了点,但选择很简单,要么窝在角落安逸平凡,要么伏案奔走追求成功,终其一生,所获何物?每每想到这里,像是智商受了局限,生命被人揪住,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什么也无法总结,这样的无力,是我会拖延的根本。

可拖延不是个长久之计,也不是个明智之举!

面对人的难题不过有两个,一个是,无论人做了什么,在死后,一切成空,人的存在也是一场梦而已;另一个是,虽然结果是空无的,但当下的体验对于人来说就是真实的,该如何度过生命存在期间的生活?

所以古时候的修行人讲究的不过两点,一个是出世间,一个是入世间。明白一切为空,却积极处世。这两者按理解明显是矛盾的,修行好就是掌握平衡得好吗?不是,修行好是两个方面都很圆满,都很好,这样的状态是我尚且无法理解体会的。

刚刚提到的矛盾原本是,谁也逃脱不了的魔咒,每个人都隐隐地知道,要么不敢想,要么不想去想,因为想过之后,面对的是无尽的孤独,深深想过之后,一切自己依仗、汲取快乐的东西便摇摇欲坠,几近崩塌。

写了这么多,跟标题根本没关系。

看来,我只能面对欲望的痛与乐,独自前行。